????凌通办事也是快捷,很快就约好肖县长。

????我在县zhèngfǔ门前碰见凌通的。

????“林县长,刚刚去找你,他们说你出去了。肖县长这边我是好歹把他拖过来了。地方也订好了。”

????凌通一脸的得意,可见请上肖县长,那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。

????“好啊,那要谢谢你了,凌哥。”

????“刘紫薇是你的人,你自己去把她叫过来,这个就不要我代劳了吧?”

????凌通朝我笑笑,那笑容分明有一种暧昧。

????“怎么是我的人,你这家伙可不能乱说啊!”我在他肩膀上轻轻给了一拳。

????凌通说的没错,刘紫薇已经是“我的人”,但我没有把她与我的后半身联系在一起,就是说,我不会娶她为妻。这一点,我也曾经向刘紫薇点明。关系归关系,婚姻和爱情又是另一回事。一个男人可以很随意和另一个女人发生关系,却不会随随便便找一个女人做妻子。我这种想法或做法也许很自私,很男人主义,但这就是我的婚姻哲学。

????我一个电话,还是把刘紫薇叫来了,一起陪肖县长吃饭。

????肖县长真是够“yīn”的,凌通一提起周敏敏舅妈的事,肖县长一口就回绝:“不行,这事不行!”

????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。

????刘紫薇也帮着说:“肖县长,说起来,我还跟这个人有点亲戚关系呢。”

????刘紫薇脑子也转得快。刘紫薇跟周敏敏舅妈是亲戚关系,跟蔡县长岂不也连带着亲戚关系,肖县长这个面子该给吧?

????“那也不行,这是违反原则的事。”

????肖县长自己也觉得这句话太“硬朗”了些,后来又加了一句:“紫薇,如果是行政事业单位调进企业那还好办一些,企业进事业,不好办。”

????行政事业单位是铁饭碗,旱涝保收,企业是自负盈亏,单位效益好,职工收入高,企业效益不行,职工工资就低。事业进企业,那是米筐里的老鼠掉进糠筒,谁愿意啊,如果这样,还要求你肖县长?

????“你就通融一下吧,肖县长,政策是死的,人是活的,就看如何运作。又不是调整领导,一个职工的调动,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????凌通刘紫薇轮番对付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冷飕飕**的肖县长。

????“你错了,领导调整还好办一些,往往都是因为工作需要,偏偏是工人调动,找不到正当的理由,控制又严。”

????真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。

????我算是见识了肖县长的“yīn”,如果不是看在凌通和刘紫薇的面子,这席“鸿门宴”他也不会参加的。

????凌通频频向我使眼sè,我知道他的意思,是让我亲自向他肖县长开口,看看事情有没有转机,存不存在一线希望。我没有理会他,低头只顾喝酒吃菜,好像那件事与自己无关,竟是凌通或紫薇他们的事。其实我表面淡定,心里何尝不急,我当然希望把事情办好,好向周敏敏邀功,讨好这个自己心仪已久的大美女。我亲自说,有效果吗,答案是否定的,我知道我谷子的面子也不够大,肖县长不会为了我谷子而去“违反原则”。

????这是一次没有气氛的宴席。

????后来,刘紫薇又单独找过肖县长一次,肖县长答应可以在县里几家企业单位任选一家,我想,这也是他最大的“通融”了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肖县长看的不是凌通的面子也不是刘紫薇的面子,当然也不是我谷子的面子,肖县长看的是蔡县长的面子。

????这件事情,看来也只能这样了。我在办公室给周敏敏通了电话。

????“敏敏,事业编制现在很紧,一下子可能进不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说。”

????我没有一下子把话说死,让周敏敏心里还抱有希望。

????“谷子,怎么会这样,你是副县长呀,这样的事对你来说还会难吗?”

????这个周敏敏,副县长又不是呼风唤雨的神仙,要什么就能有什么?想怎样就能怎样?

????“敏敏,我不是说了吗,现在主要是没有指标,再说,我也要跟分管领导沟通是不是,分管的副县长答应了,只要有了指标,优先解决你舅母的问题。现在,他已答应可以在企业单位里面调整,县里的所有企业,你舅母可以任选一家。”

????我真是两头受气,肖县长那边冷漠的“原则”,周敏敏这边吗,我谷子费了那么大的jīng力,听她的口气还以为我没把这件事上,不卖力似的。以为是大街上买大白菜啊,一手交钱,一手就能交货?

????“反正,”周敏敏在电话那头说,“谷子,我舅妈的事,你还要继续关注,进到行政事业单位才是最后的目的。”

????“好好好,我尽力就是。”

????和周敏敏通电话话,凌通刚好就在我办公室。放下电话,我摇摇头就对凌通说,你看看,这样了,周敏敏这妮子还是不满意呢。

????凌通就笑着说,林县长,你这样不遗余力帮她的忙,如果还不能把周敏敏弄到手,那就亏大了!林县长,你是不是没有机会上手,你完全可以把生米做成熟饭啊,等生米做成熟饭了,还要那么煞费苦心拍她的马屁?只怕她屁颠屁颠跟紧你后面,怕你老兄甩了她呢!

????我当然有机会,但我和周敏敏的关系不是定位在逢场作戏这个层面,我是打算娶她为妻的,是打算和她和和美美过rì子的。我要的是瓜熟蒂落的结果,而不是霸王硬上弓式的把生米煮成熟饭。

????“凌哥,你以为周敏敏是‘美雅尔’的刘静安,哦,对了,什么时候请我去‘美雅尔’品茶喝咖啡?你这家伙也是啊,把人家刘静安勾上手,就只顾自己快活,就过河拆桥,把朋友丢在一边了?”

????“林县长,你还别说,”凌通一脸坏坏的笑,“自从你走后,‘美雅尔’的老板娘常常念叨你呢,说那个又帅又和气的卷毛小伙子怎么那么久都没来了?这次正好给你办了事,好歹把周敏敏的舅妈挪了一个地方,也该敲敲你的竹杠了,晚上说定了,去那里喝蓝山。”

????强力推荐夏愚又一力作――《黑道之道》

????吴勇是退役高级军官吴忠的独生子,读书不多,却师从武艺高强的章洪山学得一身功夫,当兵三年后分配在市公安局,后来放弃铁饭碗下海经商。他人脉广,头脑活络,搏击商海获取巨大成功,他个xìng张扬,桀骜不驯,又重情重义,广交朋友,在潜州很有威望,很有影响力,有人这样形容他,吴勇跺跺脚,潜州抖三抖!他后来成了潜州头号富商,有人羡慕,有人妒忌,更有人把他看成是潜州的黑社会头目。池雄是潜州公安局副局长,和吴勇同年退伍,一起分配在公安局,吴勇商海搏击,池雄仕途奋斗,一路升至潜州市公安局副局长。他是吴勇的哥们,也有人把池雄看成是吴勇的保护伞。当一张严打黑恶势力的大网在潜州悄悄张开的时候,吴勇能不能安然无恙?